东营侦探公司

东营私家侦探公司:什么是美式的亲密关系

    由于社交陷入孤立,除了自己无法和别人沟通,基普·金格在日记中写道:“我一个人孤单单地坐在这里,不知道自己是谁。我想成为自己永远无法做到的头号人物。我每天都这样努力,但到了最后,我却痛恨自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,医学科学在不断强化一个文化假定:人的身体本质上是种机械结构,而人类感情并无实体存在。医学告诉我们,人类的心脏是个泵,身体只不过是个单一而孤立的生物机器。这种医学观通常只是暗示而非明示,却让人们理解人类对话的本质时备感困难。
 有许多人,特别是新时代成长的孩童,都被诱导着相信,可以在私密的网络聊天室里,用数字电子的方式单独和他人交往。有些人甚至相信他们可以在孤单寂寞的网络空间里,与不知名的数字人物发生性关系,而不会有任何健康上的不良影响。虚拟的性爱和真实性爱相比,在诱惑力上似乎丝毫不差。虚拟宠物和虚拟的自然景观,也似乎和真材实料的东西同样吸引人。
 甚至许多教育界人士也开始认为,儿童在计算机辅助下可以学得更好,原先教师提供重要的人际接触和潜移默化的话语,也渐渐由数字化信息和计算机的影像取代。现在,政界人物把教室里的计算机称作是伟大的“教育均衡器”,要把这种科技灌输给都市里的儿童。说来真是讽刺,那些孩子处境最为危险,最需要人际接触和交谈。
 这个俨然超脱、独立、自负、不可冒犯的一代,都跟前面提到的那位钢铁工人有同样的想法——在现今人际关系里,没有人必须吃苦头,你可以跟某个人“亲密一下”,然后拍拍屁股就走,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。而且有同样多的人同意凡吐拉市的市长所说的,只有“心灵脆弱”的人才需要亲友做伴。基于这个原因,对这种冷酷无情的话语和相互利用的沟通之道,我的一位当过护士的病人把它形容为“美式的亲密关系”。
 我问一位当律师的女性患者,为什么寂寞和疾病的关联会被社会如此强烈地否认。她答道:“就好像一个人与死亡共舞。每个人都害怕自己寂寞,否认是人之常情。”接着,她平静地补充说:“我们知道人总会死去,也知道自己孤单。为了应付这个问题,我们全心全意赚钱,持续忙碌着,否认寂寞存在。我们用声响、噪音和疯狂的活动填满生命的空虚,至少在表面上——至少在一时之间,寂寞似乎消失了。”
    此篇文章出自东营私家侦探公司,转载请注明出处